小說無憂 > 英雄聯盟之黃金時代 > 第三十二章,晉級賽的對局 3

第三十二章,晉級賽的對局 3


  中路的單殺傳來,這便是這局游戲的一個艱難的開始。
  林寧深知,當遇到一個有著同樣操作意識的對手時,想在對線中打出優勢,實在是太難了。
  一區的鉆石局中,已經脫離了以前玩的魚塘局,這是一個更高的水平。他從來不敢掉以輕心,而是在計算傷害與數據的過程中,去享受每一次理所當然的擊殺。
  自這次單殺以后,中路的線權正在慢慢轉移。前期遭遇的野區崩潰,蜘蛛在游戲中多次又遭到敵方打野皇子的騷擾,發育很差。
  與往常一樣,在六級前后,這將又會是一個機遇。小魚回到線上,很明顯地感受到了卡牌的謹慎,卡牌能夠更加地控制好藍量,即便是被單殺之后,仍舊能穩定地壓制住沒到六級前的小魚。
  上路潘森與劍姬的對線,一直都很平穩。潘森企圖打出優勢的期待,已經被劍姬察覺,即便是遇到對應位置上的counter,劍姬抗住了壓力。
  而下路的對線上,由于自己一方野區的崩塌,節奏很快便被皇子帶起來了。五級前,皇子配合下路雙人組,打出一波小規模的勝利團戰,下路陷入劣勢。
  小魚人只想著趕快到達六級,六級之后的它,戰斗力將又會進一步提升。無奈的是,他與卡牌同時到六級,卡牌的大招相對來說支援更快。
  對于這點,小魚已經預料到。它打出信號讓下路穩住,只要在塔前,由它掌握的中路線一旦推了過去,小魚便能獲得游走下路的機會。
  “中路不見了。”當小魚人推線過來,就消失在中路線上,按照它行走的路線,似乎是往下路靠去。
  風若立馬打出信號,他習慣性地推了兵線,然后往下路靠過去,大招范圍之內,能確保直接飛到下路一塔前。
  如果小魚出現,卡牌便可以配合隊友EZ和牛頭進行反打。
  然而,小魚人走進野區后,就按著B鍵回城去了,補充了一波裝備,這才緩緩往下路靠去。
  這樣的時間持續了一分鐘,小魚人不在中路出現,卡牌則是選擇推掉中路兵線,消耗防御塔。
  在他心里,他能知道小魚是回家了,但是這么久不出現在中路線上,肯定會虧掉很多兵的經濟。
  卡牌的走位被小魚發現,從那個距離來看,卡牌開啟大招是不可能在第一時間參加到即將爆發戰爭的下路戰場上的。
  而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消失的這一分鐘,他就像一個獵人,等待這機遇。
  卡牌七級,小魚人仍舊六級,但是他已經在下路一塔后的草叢里,他還在等女坦的六級。當女坦到達六級,他開始狂點信號。
  這一波,必須要打,而且要打贏,要拿出優勢!
  女坦聽到這樣的信號,便懂得小魚人心里的想法,當己方兵線往外面推,敵方EZ仍舊與自己保持著相對安全的距離,但女坦手中握有閃現。
  皮城女警已經拿出了前期ADC該有的氣勢,正在往前面壓線。EZ開始消耗,當皇子也在緩緩趕來的途中,牛頭覺得可以開打了。
  “牛頭要動手了。”林寧心里念道,他操控著小魚人慢慢摸進塔下,剛剛拽好的閃現,算上與自己隊友的距離,他能做到第一時間進入戰場,這就夠了。
  敵方牛頭開啟攻勢,他看著女警,EQ二連,女警被控住,EZ開始補傷害,而己方女坦則一直盯著EZ,她開著E技能往前頂,束縛住EZ!
  EZ奧術躍遷,轉移位置,皇子已經出現,但女坦仍舊控住了EZ,套上引燃,此刻卡牌大招亮起,但卡牌并沒有第一時間飛過來,因為距離不夠。
  小魚人閃現拉近與EZ的距離,一發R‘巨鯊強襲’的聲音,準確鎖住EZ:
  “喂魚時間到啦!”
  皇子的目光卻看向女坦,而牛頭則死死盯住女警,但是EZ卻被女坦和小魚人同時抓住,六級的小魚人一套技能,一個小小的AD怎么能承受得住呢?
  小魚大招命中后,Q技能纏身,EZ開出閃現,小魚E技能跟上,當小魚大招生效,套上一個新的引燃,EZ當場殞命。
  這已經不用再去計算傷害了,這便是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不會很秀,但是很實在。
  EZ暴斃,戰場一下子就往小魚這方傾斜,牛頭開啟大招后變得非常抗揍,而就在卡牌大招消失前的最后一秒,卡牌姍姍來遲,但還是收掉了女警。
  不過,之前與女坦纏斗的皇子,因為跟EZ靠的太近,被小魚人的濺射傷害波及,血線也已經很不健康。
  皇子選擇閃現拉開距離,林寧操控著小魚:如果現在離開,就必然要被風箏,這一波的蹲伏顯然是很失敗的。
  但現在就是二打三,他與友方女坦的血量已經下到半血狀態,殘血的皇子能放走嗎?
  不,不能!如果他走了,這一波就血虧!
  小魚狂點皇子的信號,示意讓女坦往前沖,因為在剛剛的那波戰斗中,除去大招CD中,理論上來說,他和女坦的技能應該全部拽好了。
  這便是向死而生,破釜沉舟,他必須要擊殺皇子!
  女坦能聽懂魚人的想法,于是她毫無畏懼地往前沖了,小魚人此刻旁邊有著與自己貼近的敵方牛頭和卡牌。
  卡牌舉起黃牌,牛頭開著E技能往自己沖了過來。
  兩個控制技能,在同一時間,朝小魚人扔了過來!
  小魚并沒有慌張,這就是失誤!在這種狀態下,他也有E技能‘古怪/精靈’!他成為不能選定的目標,成功閃躲兩個控制技能。
  “遭了,這頭牛怎么跟我在同一時間放控制技能,要被全部躲過去了!”風若心里想起這句話。
  這是路人輔助,他怎么會想到,如果要完善一條控制鏈,控制技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
  小魚放出貼身Q技能,再激活W技能的爆發傷害,把皇子送回泉水。
  牛頭技能CD很長,此刻的他就宛如一個沒有技能的近戰炮兵,而且血量很殘。
  而卡牌在一邊,一直拉扯走位,試圖消耗,他的血量倒很健康。
  另一面,小魚與女坦的血量與之前一樣,他倆的這波combo(由2個或2個以上的英雄進行配合,打出的連招。)打得很完美,算是無損擊殺前期較肥的皇子。
  小魚一直與敵方兩個英雄保持著距離,牛頭的血線很殘,馬上引起他的注意,似乎大家都在等著下一輪技能的CD。
  卡牌感覺到不妙,此刻的他已經心生退意。在這種小規模的拉鋸戰里,CD越短的英雄技能,顯得更為厲害。他雖然與小魚的技能CD相似,但如果說爆發,誰又比得上一套爆發下的小魚人呢。
  那可是一個AP刺客型法師。
  卡牌打著撤退的信號,卻拉不回此刻仍舊想著操作的隊友牛頭人,牛頭對準小魚人沖了進去,他卻不知道卡牌已經快要離開這里了。
  而女坦也盯著卡牌,小魚人心里立馬覺得糟糕,他不打算要殺掉滿狀態下的卡牌,而是在往回撤退的路途上,如果遇到冒失的敵人,他肯定可以利用操作反殺。
  最后的結果便是,小魚擊殺牛頭收獲三殺,而卡牌收掉前來的女坦拿下雙殺,下路的戰局,實際上變成了一波2換3。
  這一波團戰打完之后,小魚人回城出完裝備,實際上已經變成整局游戲里最具戰斗力的一個英雄。
  而相對于風若的卡牌,那畢竟是一個拉扯型的傳統法師,講究大招支援與拉扯;相對來說,小魚的裝備配合上技能的特性,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個完美成長的刺客了。
  “我有了優勢,這局就好打了。”經過這波規模團戰后,林寧已經可以開始以自己的方式為團隊獲得勝利了。
  “小魚人起來了,有些難打了。”風若直言不諱地說道。
  如果現在他的隊友是職業選手,他們會選擇回避一個無限肥的小魚人,而且還會有溝通,但是他的隊友是路人。
  路人局中,缺乏交流,一般來說,就是要通過對線優勢打出英雄優勢,然后carry全場。似乎這一點上,小魚人理解得更為透徹。
  游戲來到15分鐘,每次中路的推線結束,小魚便會消失在視野之中,或者是走上路去,或者來到下路,或者配合打野入侵敵方野區。
  實際上,小魚人盤活了游戲的中期,雖說前期自己團隊進入到劣勢階段,但中路的崛起,勢必就會讓敵方感到壓力。
  25分鐘,結束了前中期的對線狀態,現下所有英雄的目光都看向了大龍的區域附近。誰拿下大龍,就能主宰著后期游戲的走向了。
  小魚人在崩壞的一塔前走動,敵方的牛頭與EZ在清完線后就往大龍區域靠近,四處都有視野,小魚選擇從自家野區繞過去,這時,家里的潘森也已經裝備成型。
  在潘森看到EZ出現的那一刻起,便是下定決心沖殺一波。因為他身后,有著領先中路卡牌一個大件的小魚人。
  潘森狂打信號,小魚人也在趕著過來。EZ被潘森W技能眩暈,小魚果斷交出閃現,跳過牛頭用E技能做軟性位移,一條零距離的大鯊魚困在EZ身上。
  EZ無法操作,這便是硬性的傷害,直接灌死了他。半肉裝的皇子和劍姬及時趕進戰場,而小魚人的隊友也在過來。
  潘森先吃了一套技能,迅速倒地,女坦入場,抓住卡牌,女警在后置位輸出,少了遠程AD的火力支持下,卡牌這一方馬上就進入到潰敗階段。
  不過最好的消息應該是,卡牌眼里只有半血狀態的小魚人,他在倒地的瞬間,也把小魚人送回泉水。
  但是,在接下來的團戰收割中,小魚人的隊友打贏了,一波在大龍處的2換5,時間卡在30分鐘左右。
  “一波。”林寧打字說。
  隊友們直接帶著兵線推向中路,順勢一波,在敵方英雄復活之前,推掉大水晶,獲得勝利。
  風若離開游戲房間,打開數據盒子查了寧深的戰績,果然是一片全勝的戰績,這個人,只用了50場從黃金五打上了鉆石一,現在在打晉級賽。
  “我的天吶,這真的不是掛嗶嗎?”彈幕開始刷起來。
  “這種戰績,感覺好假啊。”
  ……
  過了片刻,風若平復心情,說道:“有一說一,這個寧深打得真的很厲害。”
  “不過也不要說人家是掛什么的,我們俱樂部老板去看過他的線下賽,他那時候才黃金三,但也已經是這個狀態了。”
  “承認寧深很強,很難嗎?”有彈幕說道。
宝宝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