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有一個九黎壺 > 第五十四章 無形的線索

第五十四章 無形的線索


  在場幾人中,老海的膽子最小,見到熊光頭這副模樣,心里頓時打了個突,急忙叫道:“光頭,你有話直說,別擺出這副鬼樣子,嚇唬誰呢!”
  老熊搖了搖頭,指著靠近板房的一排雞舍說:“這八間,從來沒有發生過失蹤事件。除此之外……”
  聽他的言下之意,分明就是除了這八間,其他的房舍都出了問題。
  方離點了點頭,打開了一處養殖場的小門,隨意選了一間雞舍走了過去,驚得附近的幾只野雞一陣撲騰,急忙咯咯叫著跑開。
  他剛剛踏進門口,就覺得口袋里似乎有什么東西動了一動,立刻站住了,把手伸進口袋,默默的感應了一會兒。
  想到可能發生的事情,方離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他一定要找出這件事的真相,因為隨著真相的揭開,自己很可能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
  他后退了幾步,又重新走進雞舍,感應到口袋那件東西的真切異動,他的內心充滿了激動之意。
  那些野雞是什么原因消失?
  凌晨一到三點的異常,又為什么剛好是這個時間?
  這里十幾畝草地,大大小小數十個雞舍鳥舍,為什么只有那八間毫無異狀?
  幾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應該有一根無形的線索串起來,只要找到這條線,順藤摸瓜追索下去,必然就能解開這個謎團。
  方離苦苦反復思索,卻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他背著手在雞舍外走來走去。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他,想要詢問,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原來發生過這種情況嗎?”
  “沒有!往年我養的野雞都肥的很,也是上百只的養殖,從來沒出現過這種事!”老熊很快回答道,“就是今年,立秋之后發生的事情,眼看秋天快要過去,兩千羽死得干干凈凈,這都是咱們花了血本的啊……”
  “哦?”方離有些疑惑的轉過頭來,“你以前也是在這里養的?”
  “當然了!”老熊苦笑道,“那八間就是我以前養過野雞的地方。剛才我就是想起了這一點,才覺得事情不對勁……”
  老海嚷嚷道:“怎么回事?你以前的雞舍就沒事,新擴的雞舍就出毛病,看來問題出在你的雞舍上啊……”
  熊老板鬧了一個張口結舌,想要反駁卻又無從下口,方離卻呵呵笑道:“不關雞舍的事!”
  他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在雞舍的架子上敲了敲,發出鐺鐺的清脆聲音。
  “合金鋼的,結實耐用……”
  “而你原來的雞舍——”方離轉過身子,剛要向那幾間老舊的雞舍走去,老熊卻苦笑道:“剛開始規模小,沒什么錢,就隨便在山里砍了幾根木頭當樁架,扯了幾塊帆布,這么湊合做出來的。”
  他遲疑了一下,忍不住問道:“可是,這有什么關系?難道我用鋼架就會導致野雞失蹤?這說不通啊!”
  “當然說不通!”方離呵呵笑道,“我說了,這跟你的雞舍沒什么太大關系,真的有關系的不在這里。”
  “在哪里?”老熊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一臉緊張的盯著方離,握在一起的雙手都被自己捏的發白。
  見到老熊緊張萬分的表情,老劉覺得有些不忍,在旁邊勸說道:“小方兄弟,你就別賣關子了,有話就直說吧!雞都沒了,再壞又能壞到哪里去?”
  “誰說雞都沒了?”
  方離的下一句話,簡直就像是平地驚雷一般,震得三人半晌說不出話來。
  “在哪?”老熊幾乎是要跪了下來,這些野雞、山雞、孔雀都是他和幾家鄰居一起投資,雖然他虧得最多,但是對于那些平時苦哈哈的鄰居來說,等于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他的手里。
  “就在這座山里!”
  聽到方離的話,老熊呆了一呆,搖頭道:“不可能,自從野雞丟失的事情發生以來,這拒馬山咱們都幾乎找遍了,從來也沒見到一根雞毛。”
  他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小兄弟,你不知道,咱們這個村子大半都靠這座拒馬山吃飯,要說對這山的熟悉程度,只怕誰也比不上咱們……”
  方離也不著急,笑呵呵的說:“前山相信你們都找過,后山呢?”他指著遠處,“你們派人去找過了嗎?”
  “后山?那是懸崖啊!”老熊指著山腳下的小河,“從山頂有幾道小型瀑布流下來,形成河道繞過山腳,就是這條拒馬河!至于懸崖下的山谷,四面都是枝枝叉叉的小河小溪,里面除了樹什么都沒有,誰沒事跑到那里去?”
  “瀑布?山谷?”方離輕輕一拍手,喜道,“就是那里了!快去!快去,說不定還有沒餓死的山雞孔雀……”
  見到老熊還在猶疑,老海出言安慰道:“光頭,反正也不遠,你就去看看吧,又沒有什么損失,萬一找到了呢?”
  熊光頭猶豫片刻,狠狠一點頭,懇切的說:“老幾位,要不陪我一塊兒去看看可好?”
  三人對視一眼,老劉笑呵呵的說:“你不說,我們也是要去的。這么古怪邪門的一件事,不弄個清楚明白,只怕是連飯都吃不下!”
  四人當下匆匆下了山,老熊把自家的小貨車開了出來,老劉抓著方離坐上了副駕,自己和老海則一頭鉆進了車廂。方離剛要推讓,卻見老熊已經急三火四的啟動了小車,也只得任憑他們去了。
  拒馬山并不大,車在荒原上開了十幾分鐘,就來到了后山。果然如同老熊所說的那樣,一條條小溪河流橫七豎八的潺潺流淌,盡數匯入拒馬河中。
  到了這個地步,幾人也顧不得許多,都脫了鞋子扔在車里,卷起褲腳蹚水過河,走了好一會兒,來到山谷入口。
  入目的是一片狹長的山谷,無數枯枝敗葉和腐爛的果實厚厚的鋪在谷底,石壁中橫向生長著一叢叢的植物,谷底陰暗潮濕,空氣里彌漫著陳腐的霉味。
  “這就是后山的谷底了……”
  老熊粗糙的大手用力撥開攔路的灌木叢,一句話還沒說完,一個小小的、五彩斑斕的身影突然映入他的眼簾。
  他突然聲音啞了,全身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宝宝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