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撲街系統帶我玩游戲 > 第三章 糟糕的一天

第三章 糟糕的一天

    “七元素?簡直不敢相信,恐怕世界上還沒有人有這樣的天賦,只不過...這可能不值得讓人高興。”
  
      文靜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驚訝,事實上,她還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
  
      “感覺有點奇怪,好了嗎?我想快點停下來。”
  
      黃建說著,還騰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是的,他頸部的項鏈又開始發熱了,而且比之前還有難受。
  
      “可以了,快停下吧。”
  
      黃建連忙松下了手,腰部立即彎了下來,讓項鏈保持一個懸空的狀態。
  
      不是黃建不想去摘,只是依照項鏈現在的溫度來看,恐怕會把黃建灼傷。
  
      “這條項鏈好像在你釋放魔法的時候就會產生高溫,難道是某種限制器?”
  
      文靜對這條項鏈的來歷和作用都不大清楚,但是好像能參透一點他的作用,就像是神話孫悟空的頸箍咒一般,似乎是某種限制器。
  
      “不管是什么,一會兒只要他正常了,我就要把他摘下來。”
  
      文靜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對了,我是幾級?”
  
      文靜看著石柱還未散去的光芒做出了判斷。
  
      “魔法侍從九段,不過,你的身體比較特殊,似乎擁有七大元素的所有能力。
  
      對正常人而言,從魔法侍從開始就需要根據自己身體的天賦選擇一種元素來修行,只有精通了一種元素,才能從后面的魔法師晉級成為元素**師,而從元素**師晉級,則需要熟悉超過五種元素,或是兩種器魔法。
  
      但你比較特別,從魔法侍從開始,你的身體天賦就自動選擇了七種元素。
  
      這樣倒沒有什么不好,只是別人需要精通五種元素,或是其他兩種器魔法就可以升級,但你需要兩種都精通才能夠升級,很明顯難度要比別人大得多。”
  
      雖然有些復雜,但黃建還是聽懂了,簡單的來理解就是,黃建自己的體質有些特殊,會為日后的修行帶來很多不便。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下去了,項鏈要脫下來嗎?”
  
      黃建果斷的點了點頭,這是必然的,這條項鏈折磨他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如果在不摘下來,遲早有一天是要被他折磨死的。
  
      整條項鏈呈現銅色,但每當他發熱時就會變成紅色,項鏈長得也是稀奇古怪,上面的吊墜就是一個魔法圖騰,說實話,根本猜不到這到底有何用處。
  
      文靜伸出手,打算將黃建的項鏈摘下,由于項鏈沒有任何的開口,現在還有一點余溫,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從頭上套出。
  
      【提示:這是一條超遠古項鏈,如果將其移除可能對玩家造成極大的影響,是否確認摘除?】
  
      就差一點,文靜就差一點就要將項鏈摘下了,但是黃建眼前突然閃出提示,他連忙拽住文靜的手不讓其摘下。
  
      “怎么了?”
  
      文靜見到黃建一臉緊張的拽住她的手,心情也不禁惶恐起來了。
  
      “系統提示我摘下項鏈可能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
  
      黃建一直在揣摩這句話,首先超遠古項鏈似乎就代表了項鏈的珍貴價值,包括后面的影響好像實在說有可能不會致命,也可能會致命,總之不確定。
  
      這一句提示讓人有些模棱兩可,黃建也愣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
  
      “那現在怎么辦?”
  
      文靜不太明白黃建看到了什么,只是這個提示好像很重要,而且,黃建很擔心。
  
      “先繼續戴著吧...”
  
      黃建兩眼一閉,一咬牙,打算繼續戴著這條項鏈。
  
      雖然項鏈的溫度已經恢復了,但當冰冷的項鏈接觸到黃建被灼燒出印記的胸口時,他還是感受到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感覺項鏈帶給他的已經不止是皮膚上的疼痛了,還有心理的恐懼....
  
      “我們下去吧。”
  
      文靜看著墻上的鐘表提議道。
  
      黃建重新系好扣子,將項鏈塞入衣服內,然后與文靜走下樓去。
  
      “唐老師。”
  
      剛剛將文靜送入教室,旁邊就走來一位老師,這位老師就是早晨叫黃建下去的煙嗓老師,他聽別人說過,這位老師好像時姓唐。
  
      而且是以為九段的魔法師,總之實力方面絕對不弱,長相雖然有些磕磣,身體也是跟竹竿一樣,但他的心底絕對比黃建見到的所有老師都要善良。
  
      “你跟我來一下辦公室。”
  
      黃建對于唐老師,基本上沒有什么防御心理,因為這么事情過去了,他發現,好像唐老師跟現實世界的老師一樣,雖然有時候會責罵你,但一心都是在為了你好。
  
      “老師。”
  
      跟隨著唐老師走進辦公室后,唐老師跟其他的老師聊了兩句,然后坐到坐位上喝了口茶水。
  
      黃建則是站在一旁叫了一聲老師。
  
      “你知道羅三少現在的狀況嗎?”
  
      黃建搖了搖頭,不過,早上還能叫人來圍堵自己,應該是沒有出現什么大問題。
  
      “脊椎骨折,已經癱瘓了,現在正在接受復原魔法的治療,若不是他們家底豐厚,沒有跟你計較,這筆錢你認為你拿的出來嗎?”
  
      黃建表情雖然看起來是在悔恨,但心理卻是很不服氣。
  
      明明就是他先動的手,他們家哪有連來要錢?
  
      “算了,事情已經過去了,也不好說什么了,既然董事會的審判是你無罪,那也沒必要多說什么。
  
      只不過,我想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為什么三少會傷的那么重?三少可是魔法侍從九段啊!一個接近實習魔法師的人,怎么也不該被你這個一段的魔法侍從打敗,我很疑惑啊!”
  
      一段?黃建記得自己剛剛測試的結果時九段才對啊?難道是這幾日的提升?仔細一思考,好像并不是這樣的,只時老師說的測試結果應該只是自己未進入游戲之前npc的結果,而自己的真實結果應該是今天測試的。
  
      也就是說,沒有人知道自己時七元素法師,在他們眼里自己就是侍從一段的小渣渣。
  
      “我沒有動手。”
  
      黃建還是誠實的回應了唐老師,至于信不信,那就看他自己了,反正這句話是通過審訊空間證實過的。
  
      “沒有動手,沒有動手,又是這句話,可是你沒動手人怎么就飛出去了?還摔斷了脊椎?黃建如果你連老師都騙,以后肯定不會有什么出息的!
  
      等等....難道有人幫你了?是別人下的手,然后你來抗罪,所以審訊空間沒有查出疑問,而你也確實無辜?”
  
      唐老師好像明白了什么,聲音明顯壓低了,好像是在害怕周圍的同事聽到了自己的講話。
  
      站在老師面前的黃建自然聽的一清二楚,老師說的話,也算是正確的,黃建確實沒動手,只不過人確實飛了,很可能與自己也有干系,畢竟當時自己的項鏈確實在發熱,很可能是擊飛三少的力量就是自己身體發出的。
  
      “黃建,當時一班的文靜是不是也在你身邊?”
  
      糟了,黃建心中一念,事實上,他本想對唐老師只說實話的,但現在已經連累到文靜了,黃建腦袋里竟然已經做好了無數的謊言。
  
      可是沒一會兒,唐老師的目光就移到了辦公室門口。
  
      “不用說了,結果已經很清楚了。”
  
      黃建趕忙轉過身去,竟發現,文靜被兩人押送前往了別處。
  
      “那兩個人是誰?”
  
      黃建對這二人的身份實在奇怪,三少倒下的時候,他們二人出現過,從院長辦公室審訊出來后也遇見過,現在又看到了他們二人。
  
      “他們是三少的保鏢,雖然就讀高年級,但他們的已經有魔法師三段的等級了,按道理是高級學院都應該已經畢業了才是,你可別再參合這些事情了。
  
      三少受傷了也好,說不定,三個月之后的戰斗就免了,你也就不用受辱了,老老實實的去學習吧,等到中級學院畢業了,還可以和我一樣當一個老師,這樣其實也挺不錯的.....”
  
      唐老師的話還沒說完,黃建就已經不見了蹤影,毫無疑問,黃建追了上去。
  
      追下樓的黃建心里在擔憂很多,萬一文靜被當成了替罪羔羊該如何?那些董事長惱羞成怒了又該如何?
  
      結局往往都很糟糕,然而這一切都是黃建帶來的,他就不該與三少正面接觸,老老實實道個歉或許就不會有那么多禍端了。
  
      這一刻,黃建感受到了世界的不公平,憑什么別人的父親有權有勢,可以為所欲為然,而自己什么也沒有做,卻要遭到那么多懷疑,還有讓身邊的人受到連累。
  
      “我勸你站在那里,如果在往前,別怪我們不客氣。”
  
      剛剛走到一樓,轉過樓梯,就被辦公室門外的兩個保鏢看到了,并威脅著黃建停在那里。
  
      “不管文靜的事情,你們當時應該也看到了才對,明明是他先動的手!”
  
      在三少倒下后,他們二人就出現在了三少的身邊,所以他們兩個人應該可以作證才對,但他們二人偏偏一直袒護著三少,不管黑白是非,幫助董事會的人一直刁難自己。
  
      “你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讓你躺在地上。”
  
      就那么一瞬間,黃建的話剛剛說完,其中一名保鏢就站在了黃建的面前,高大的身影,壓制著黃建的所有信心,像是烏云密布一般,告訴著黃建暴風雨即將來臨。
  
      “我....我沒有說謊!”
  
      這需要多大的勇氣?不知道,在這樣的威脅之下,黃建竟然還是為自己發出了聲音,明知道下一刻可能會遭到天雷壓頂,但他還是說了出來。
  
      如果換成別的人,恐怕不管有多少自信或是勇氣都會在此時被打壓的一點都不剩下。
  
      “雷擊!”
  
      與三少所發出的技能截然不同,這道閃電式憑空出現的,而且所帶的威力和光亮和比三少的超出許多。
  
      這大概就是魔法師的威力吧,一道閃電憑空出現在黃建的面前,然后瞬間擊打在了黃建的眉心。
  
      保鏢見到天雷擊下后也順勢轉身回去了。
  
      然而,黃建卻沒有倒下,雖然全身都已經麻痹了,但他依舊站在那里,而且,很清醒。
  
      “我沒有,說謊,是你們,你們在說謊,為了他的弱小在找替罪羔羊。”
  
      誰會承認一個豪門子弟被一個侍從一段的人打敗?這大概才是他們一直大動干戈去尋找罪犯的原因吧?
  
      “雷電抗性?怎么可能?你不過是一個魔法侍從而已,你憑什么?”
  
      雖然保鏢的臉上有些吃驚,但緊接著,拳腳就落在了黃建的身上,毫不留情,毫不憐憫。
  
      黃建從不弱小,他是自由搏擊的冠軍,肉搏這件事情上,黃建絕對擅長。
  
      但是....他被雷擊了,雖然沒有受到傷害,但是全身都處于麻痹狀態,眼看著對方破綻百出,自己偏偏無法動彈,就這樣被擊倒在地,奄奄一息。
  
      不管黃建身上的天賦有多高,肉搏的話,他就是一個人類,三招兩擊就會死去。
  
      “差不多了,停手吧,里面要結束了。”
  
      本來打黃建的人還想多教訓黃建兩下,但被門口的保鏢叫住了,不管怎怎么樣,絕對不能讓人看有人在學院里殺人。
  
      “怎么樣了?”
  
      揍完黃建之后,那名保鏢顯得也有些疲憊了,松動了一下手腕,然后走向辦公室外,詢問著另一名保鏢。
  
      “還是無罪。”
  
      “切,在這樣下去我們就會被問責了,為什么他們不能直接把罪名蓋上去?”
  
      “這是審訊流程,必須要遵守的,而且審訊空間,是由法師協會發明的,他的威懾力不同凡響,古往今來,所有的案件都必須要通過審訊空間的流程。”
  
      黃建雖然倒地了,但還是聽到了二人的對話,文靜無罪,這倒是讓黃建心理的石頭落下了。
  
      而且關于審訊空間,黃建也理解了他存在的意義,看來,世界上還有一個公平的地方,那就是法師公會!
  
      很快,倒在地上的黃建,透過臃腫的雙眼看到了文靜走出來,而且身后還跟隨著一名身著紫色法袍的男子。
  
      “黃建!他怎么了?”
  
      文靜一下就沖到了黃建的身邊,還未喪失意識的黃建本想起身,逞強告訴文靜。
  
      “我沒事。”
  
      但現在的情況是,雖然意識尚存,但渾身上下已經慘不忍睹。
  
      “董事會在里面在進行審訊,這小子硬要闖進去,不識好歹的家伙只能這樣教訓!”
  
      “院長!你看看他們啊,在學院里打人,還下這么重的手!”
  
      文靜攙扶起黃建,看著兩個保鏢得意的嘴臉說道。
  
      然而那名身穿紫色法袍的院長卻淡淡的對著兩名保鏢說了一句。
  
      “下次注意力度。”
宝宝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