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本煉炁士 > 第三百五十章 初戰告捷 別有洞天

第三百五十章 初戰告捷 別有洞天

ntent
  
  周慶選中的第一個目標是一名中年道人,此人身材瘦削,行跡猥瑣,躲在幾名身材高大的修士身后專施偷襲,內院已經有兩名入玄境的師兄傷在他那柄法劍之下。
  
  他的飛虹劍雖然還比不上真正的飛劍,便卻比這種連大小都無法控制的法劍強了太多,劍光一閃,那猥瑣中年道人的頭顱已被削落,再順著頭顱一繞,便將那剛遁出來的一點真靈斬滅,隨即又向旁邊那身材高大的天星道院弟子疾射而去,數息之間便連殺了三人。
  
  阻在前面的十數名道人見他飛劍厲害,驚呼一聲一轟而散,周慶跨前兩步正待御使飛劍追擊,眼角余光卻看見一柄法劍正從他右側掠來,他腳尖一踮便欲閃躲,終究是慢了片刻,那法劍一下正中他的右肩。
  
  他下意識地一聳肩頭,卻發現那法劍雖然刺穿了道袍,卻根本沒有傷及肉身,大喜之下,心中更是安穩了不少,“咻”一聲御使飛劍,直往那人多的地方殺將過去。
  
  駐守此島的天星道院弟子大多都是入玄境,只有四五名化境弟子,但卻在數息之間就被至空至向兩名空相境修士宰殺,其他人見勢不妙紛紛逃竄,只片刻工夫過后,場面就成了一邊倒的追殺。
  
  在開戰之前,周慶原本還有一絲忐忑,以為會是一場慘烈的廝殺,沒想到敵手如此不堪一擊,一刻鐘不到,島上敵人便被清剿得干干凈凈,而元初宮弟子竟然無一人身殞,受傷的十多個入玄境弟子服食丹藥過后也沒有什么大礙。
  
  但周慶知道后面肯定還有惡戰。天星道院的實力要真是弱到這種地步,他們又豈敢虎口奪食?
  
  “周師弟,趕快清掃戰場,殿主只給了咱們一刻鐘時間。”雷騰從周慶身邊掠過,見他似乎有些發呆,以為他沒有經歷過不適應這種殺戮,于是停下來對他笑道:“戰陣之上,你不殺人,別人就要殺你,沒有更多的選擇,多經歷幾次就好了。”
  
  周慶笑了笑,問道:“雷師兄,戰場所獲,要不要上交?”
  
  “宮中哪會看得上這點東西?誰撿到就是誰的,天星道院的法劍拿到當離城去賣,也是能值兩枚中品元珠的。”
  
  “那咱們還不趕緊?”周慶哈哈大笑,一揮袖就將前面數丈外的兩柄法劍收入了落魂鐘內,隨即飛縱向前一邊摸尸一邊大聲問道:“雷師兄,宮中這個規矩我覺得有點不好,要是還沒分出勝負來,大家都想著搶東西,那豈不是要亂套?”
  
  雷騰像看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道:“別說殿主就在頭上坐鎮,就算殿主沒在,至空至向兩名師叔也對戰場態勢了如指掌,要是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他們可是有權利直接殺人的。”
  
  “周師弟,我覺得你回去之后應該去律德殿熟讀宮中律規,免得以后不小心觸犯了禁律。”
  
  “剛才我看兩位師叔殺敵殺得很歡快啊,他們根本沒有看其他人的。”
  
  “這你都看不出來?兩位師叔今日就是帶咱們內院弟子來歷練的,要不然這島上一個空相境修士都沒有,兩位師叔只要來一個,就能將全島的敵人全部滅了。”
  
  兩人邊說用神念掃視附近區域,發現有價值的東西便收入囊中,不大功夫,周慶便收獲了十來柄法劍,還意外地從一具身著紫色羽衣的尸體身上得到了一只儲物袋。
  
  一刻鐘未到,戰場便已經打掃得干凈,眾道人留下數百具尸首回了飛宮之上,先去偏殿處找考功殿執事登記戰功。
  
  這戰功也不是自己上報,而是在門派下發的袍袖內鑲嵌了一枚白玉符,每殺一名敵人,這白玉符便會多一道紅線,驗功之時只需數紅線即可。
  
  至于一道紅線算多少戰功點,這還要戰后結合本次戰斗的難易程度以及敵人的修為高低來折算,不存在戰功被貪墨的可能,非常公平。
  
  此戰周慶借助飛劍之利殺敵二十六名,比雷騰還要多七條紅線,這令得雷騰、周黎、何洛等人都對他那柄并非劍丸的飛劍刮目相看,都在琢磨著以后要到哪兒去弄一柄這樣的飛劍來。
  
  正如杜明森所猜測的那樣,天星道院布置在爛泥島周圍的人手雖然眾多,但修為實力卻都不如何,而且至今也沒有發現真無道院有參與的跡象。
  
  而元初宮這次派出來的弟子,即使是入玄境的內院弟子,絕大多數都有和敵人交手過的實戰經驗,實力更是同境界修士中的佼佼者,兩相比較之下,天星道院方面自然是差了許多。
  
  因此只過了一日,周慶所在的這一隊弟子便橫掃了二十多個山峰和水澤之中的島嶼,他粗略估算了一下,除了后期見勢不對逃跑的,光是死在他們這一隊人手中的天星道院弟子便有數千人。
  
  不過死去的天星道院弟子中竟然還有不少沒有入玄的修士,這種人相當于元初宮外院弟子的存在,怕是殺上三兩萬對天星道院的實力也沒有什么影響。
  
  當日晚上飛宮沒有回離情庵,而且懸停在高空,眾弟子回飛宮之后,杜明森便命人開啟了防護陣法,如此一來,即使是天星道院派出合真境修士來攻打,只要有杜明森親自主持陣法,對方便休想攻破。
  
  白日之時,眾道人都是在大殿或殿外的玉階上候命,到了晚間,至空師叔帶著內院弟子去往大殿后面的房舍歇息,眾人方才知道這飛宮之內竟然別有洞天。
  
  亭臺樓閣這些都不奇怪,但令人驚奇的是竟然還有花園池塘。花園內百花綻放,花香撲鼻,池塘中荷葉連連,荷花翩翩,錦鯉在水中穿梭,十多幢三層樓閣掩映在池邊綠樹叢中。
  
  若不是身上還有淡淡的血腥氣,周慶還以為自己是來到了地球上某處避暑山莊。
  
  坐在樓閣內望著外面一片春色,周慶也是連連感慨,也不知自己還要修煉多少歲月,才能夠擁有一艘這種相當于移動洞府的飛宮。
  
  感嘆之余,卻又多了許多動力,他將目光從外面收了回來,起身沐浴更衣之后,便回到蒲團上盤膝坐下,很快就沉浸在洗神經的玄妙之中。ntent
  
  我本煉炁士
宝宝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