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有一顆時空珠 > 六百四十四章白蛇的擔心

六百四十四章白蛇的擔心

    做為一個在人界修煉到快要成仙的妖修,白素貞絕不相信自己這樣的境界,還會胡思亂想。
  
      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好象是自己要有什么麻煩。
  
      看了看依然一臉平靜的張寶玉,白蛇溫柔的臉上也是帶出一點淡淡的微笑,眼神之中也是多了幾分自信。
  
      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青城山中的小妖了,隨便來個道士就嚇的不敢跟人家動手,只能住在最簡陋的石洞之中。
  
      自己是公子的侍女,公子是天界大人物的弟子,自己這樣沒后臺的小妖,天下間敢動自己的修煉者多了,但敢動公子的又有幾個。
  
      而自己現在是公子的人。
  
      想到這,白素貞也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公子自來到這里,就是每日修煉,而自己卻要為公子護法,只能在公子休息的時候修煉一會。
  
      眼看著天地靈氣在眼前流動,卻沒有一分是自己可以吸收的,讓白素貞也是心中閃過一絲委屈。
  
      但公子說了,自己如果不能將以前的修煉道路換過來,最好不要突破現在的境界,而她都修煉到快渡劫了,想要換過自己以前的修煉功法,又哪里有哪么容易。
  
      正想著,整個山谷的中的天地靈氣忽然劇烈的波動了起來,而一聲震耳欲聾的“唵、嘛、呢、叭、彌、吽”聲,也是在山谷之中響起。
  
      聲音之中如同帶著無盡的佛光,雖然修煉的是正宗的道門功法,但白素貞心中依然莫名的一驚,一種天敵的感覺出現在她的心中。
  
      輕輕護住身后的張寶玉,白素貞看向張寶玉的眼神之中,也是多了幾分感激。
  
      她相信自己的直覺,外面的和尚給自己的感覺,就是自己最大的天敵。
  
      如果自己修煉的還是以前的功法,哪現在自己就是完全被外面的這個和尚克制,雖然她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但現在的白素貞,相信自己的感覺。
  
      心中閃動著悲涼,白素貞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尊敬了上千年的師父,居然會教給自己一套被別人完全克制的功法。
  
      想起自己的法寶雄黃劍,白素貞看向山谷外面的眼神之中帶出了殺氣。
  
      她不知道是誰在算計自己,但既然連黎山老母這樣的天下最頂級的存在都能請動,但她從一個小妖修煉到如今,又怎么可能向對手屈服。
  
      在白素貞沒有注意到的時候,一雙溫暖的大手抓住了她,將她緊緊的拉在了自己的懷中,耳邊更是傳來一聲低語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威脅到我,你相信嗎?”
  
      聲音雖然低,但卻帶著前所未有的自信。
  
      輕輕向后一靠,緊緊的靠在張寶玉的懷中,白素貞輕輕一笑,臉上的表情也是變的極為溫柔。
  
      剛才她的擔心,不過是因為發現有人在算計自己,而且還是大人物,生怕公子自己這樣一個小侍女,居然還有這么多麻煩,不要自己罷了。
  
      但現在,既然公子還要自己,區區一個和尚,無論他有什么后臺,難道他還能跟公子相比不成。
  
      白素貞可不相信,外面的這個老和尚會是如來佛祖的弟子。
  
      張寶玉是真沒有想到,自己都將白蛇帶到了這十萬大山之中,居然還是被法海找到了。
  
      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不是這個世界的天命,但現在他卻知道,這件事自己躲不過去了。
  
      自己在這個世界中,本來就是為了修煉,如今已經安靜的修煉了十幾年,可以說是自己從大圣歸來的世界之后,最好的修煉機會。
  
      現在也因為這兩人的出現而沒有了。
  
      想到法海的傳說。
  
      這可是如來佛祖的弟子,手中更有佛祖所賜的金缽,顯然就算在佛祖面前,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這樣的人物,自己要是干掉了,又怎么可能還留在這個世界之中,他在這個世界里,可沒有一個叫太上老君的師父。
  
      抬眼看了看周圍,懷念的嘆息了一聲,隨手收起了自己的玄黃寶塔,聽著山谷之中越來越清晰的六字真言,張寶玉抬步向著山谷口走去。
  
      雖然他和白蛇如今修煉的都是正宗的道家功法,不會受佛門功法的克制。
  
      但法海的修為遠遠超出自己無數倍,這樣的聲波攻擊,自己又沒有相應的手段還回去,自然要見一見對方了。
  
      邊走邊抬手收起自己的乾坤大陣,手腕之間光華一閃,一個白森森的琢子輕輕閃現出來,而張寶玉的全身,也是同時冒出仙器的光華。
  
      法海有后臺,所以才敢這樣直接找上門來,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是失敗了,也會有人救自己。
  
      但現在,張寶玉將自己全身的仙器亮出來,同樣是要告訴法海,自己也不是什么沒有來歷的。
  
      從古到今無數故事里邊,張寶玉還真沒有見過,有誰敢直接將有后臺的妖怪殺掉的。
  
      更何況自己這一身,就算法海是個傻子也知道,自己來頭也不小。
  
      這并不是張寶玉害怕法海,而是他知道,在這樣的世界之中,如果自己敢直接干掉如來佛祖的弟子,哪么離開這個世界,就是自己唯一的選擇。
  
      雖然在這個世界里修煉了十幾年,張寶玉老是感覺這個世界的靈氣在降低,已經想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但他當年初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可是在這個世界的大宋皇宮之中,埋下了一個改變這個世界人族命運的機會。
  
      就算是要離開,張寶玉也要知道,自己當年留下的棋子,究竟起到了什么做用。
  
      遮天功法浪費天地靈氣可是一等一的離開,如果趙佶真按照自己所說的,給八十萬禁軍通通修煉遮天法,張寶玉敢打賭,這個世界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天地靈氣會掉的還不如靈界。
  
      而無論仙佛,都會將天地靈氣消失的原因算到對方身上。
  
      就算是這些仙佛在聰明,又怎么可能想到,一個他們根本看不起,如同武功一樣的修煉功法,對天地靈氣的消耗是普通修煉者的十倍以上呢。
  
      想到這,張寶玉的臉上也是帶出了古怪的笑容。
宝宝计划软件下载